2011年12月翻译竞赛开始了,欢迎参加!

请于12月20日前将译文发送到translation_arena@163.com. 本期赠送电子书为一本针对中文翻译理论及实践的英文翻译教程。希望能对大家有所帮助。

Translation process

The process of translation may start even earlier than the reading of the text, in the building of general knowledge, language skills and lateral thinking. The first stage of any theoretical or pedagogical discussion is to look at what we read and what prior knowledge we bring to reading. The notion of schema, first coined and developed by Bartlett (1932), is based on memory, ‘literally reduplicative and reproductive’, which ‘every time we make it has its own characteristics’ (Bartlett 1932: 204). All the formal and informal learning we have done, factual, abstract and emotional, every memory, good or bad, vague or detailed, including the physical sensations that go with human activity, combine to bring understanding to our reading.

因为篇幅所限,此处只给出关于翻译过程部分的第一小段,其中最后一句Bring understanding to our reading.引出了翻译过程的要实现的第一步“理解”,没有“理解”,就谈不上“表达”。希望大家可以针对翻译过程提出自己的一些看法。

前一阵看了Roger Bell写的Translation and translating,主要讲的就是翻译过程,正如其归类所显示的,Applied linguistics and language study,书写的很细,论述也很清楚,但感觉对我们从事翻译的人来说,似乎帮助并不大。主要是从语言学对翻译过程进行剖析。这也许就是译者与翻译研究者之间的差异,译者需要可以拿来用的东西,而研究者想知道这个东西是什么。这也是为什么有译者认为翻译理论对翻译实践没有用的原因。所以个人觉得,只有经过不断翻译实践的译者去进行研究,所得到的东西才更适合我们所用。所以希望能借此机会,可以听到大家的观点。

看了上面一段,感觉作者比我想的还远,把译者应具备的基本素质也算到翻译过程的一部分。这里先谈一下我个人的理解,前天翻译了一个校训,在翻译之前,我先Search了一下国外和国内的校训,先了解一下英文校训的Style,从研究角度可以称之为Stylistic analysis,即现在英语研究生考试中出现的“文体分析”,之后又通过国内校训的翻译,进行Contrast Analysis,即“对比分析”,找出校训翻译过程中表达方式的差异。

1. Tsinghua University (founded as early as 1911): Self-discipline and Social Commitment 清华大学(始建于1911年):自强不息 厚德载物
2. Peking University (founded in 1898): Patriotism, Advancement, Democracy and Science 北京大学(创建于1898年):爱国 进步 民主 科学
3. Zhejiang University (founded in 1897): Seek Truth and Be Creative 浙江大学(创建于1897年):求是创新
4. Fudan University (founded as early as 1905): Rich in Knowledge andTenacious of Purpose; Inquiring with Earnestness and Reflecting withSelf-practice 复旦大学(始建于1905年):博学而笃志 切问而近思
5. Renmin University of China (date back to 1937): Seek Truth from Facts 中国人民大学(前身建于1937年):实事求是
6. 北京师范大学:学为人师 行为世范 Beijing Normal University : Learn to be an Excellent Teacher; Act as an Exemplary Person
7. 北航大学:德才兼备 知行合一Beihang University:Having both ability and integrity, seeking and acting for truth.
8. 北京理工:团结勤奋 求实创新Beijing Institute of Technology : Solidarity, Diligence, Practicality and Creativity
9. 北京外国语大学:团结 紧张 严肃 活泼Beijing Foreign Studies University : Be United, Alert, Earnest and Lively
10. 中山大学:博学 审问 慎思 明辨 笃行Sun Yat-sen University : Study Extensively, Enquire Accurately, Reflect Carefully, Discriminate Clearly, Practise Earnestly
11.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博文明理 厚德济世Zhongnan University of Economics and Law :Learned, Rational, Virtuous and Devoted
12. 中国海洋大学:海纳百川 取则行远:Ocean Embraces Streams All Exploring Promises Reaching Far
13. 中国科技大学:红专并进,理实交融University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 of China: Socialist-minded and Professionally Proficient, Associating Truth with Fact
14. 中国政法大学:厚德明法,格物致公 China University of Political Science and Law :keeping integrity and law in mind and studying for the people developing moral education/mastering the law, looking for truth and serving the public
15. 中国地质大学:艰苦朴素,求真务实China University of Geosciences:Work Hard, Keep Modest, Flexibly Unit and pursue progress
16. 华中科技大学:团结、求实、创新、进取Huazhong University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 :Unity, Reality, Strictness and Initiation
17. 华中师大:求实创新 立德树人Huazhong Normal University :Seek Truth, Make Innovations, Enhance Morality, Foster Talents
18. 西南交大: 勤奋自信 遵纪文明Cultivate Talents to Rejuvenate the Chinese Nation and Strive Unceasingly
19. 东南大学:止于至善Southeast University: Strive for Perfection
20. 武汉大学:自强 弘毅 求是 拓新Wuhan University : Improve Yourself, Carry Forward Stamina, Seek Truth and Develop Innovations
21. 上海大学:自强不息 Shanghai University: Strengthen Persistently
22. 南开大学:允公允能 日新月异Nankai University: Dedication to Public Interests, Acquisition of All-round Capability, and Aspiration for Progress with Each Day
23. 南航大学:智周万物,道济天下Nanjing University of Aeronautics And Astronautics:Acquire knowledge, serve the people
24. 南京大学:诚朴雄伟 励学敦行Nanjing University: Be Honest and Intelligent, Study Hard and Act Sincerely
25. 国防科技大学:奉献 求实National University of Defense Technology : Dedication and Practicality
26. 山东大学:气有浩然 学无止境Shandong University: Noble in Spirit; Boundless in Knowledge
27. 哈尔滨工业大学:规格严格,功夫到家Harbin Institute of Technology : Strict Standard and Sufficient Effort
28. 复旦大学:博学而笃志 切问而近思Fudan University: Rich in Knowledge and Tenacious of Purpose; Inquiring with Earnestness and Reflecting with Self-practice
29. 浙江大学:求是创新Zhejiang University: Seek Truth and Be Creative(Making truth, seeking innovation)
30. 暨南大学:忠信笃敬Jinan University: Loyalty, Credibility, Sincerity, and Piety
31. 厦门大学:自强不息 止于至善Xiamen University : Pursue Excellence, Strive for Perfection
32. 同济大学:严谨 求实 团结 创新Tongji University: Discipline, Practicality, Unity and Creativity
33. 吉林大学:求实创新 励志图强Jilin University: Seek truth, be innovative and endeavor to work for the best
34. 云南大学:立一等品格 求一等学识 成一等事业Yuman university: Perfection in Moral Integrity, Excellence in Scholarly Attainments, and Greatness in Career Pursuits
35. 青岛大学:博学笃志 明德求真 守正出奇Qingdao University:Learned, Persevering, Virtuous, Truth-seeking, Norm-abiding, Innovative

国外的太多了,这里就只给出链接http://en.wikipedia.org/wiki/List_of_university_mottos
此处简单列几个
These days of peace foster learning
So that they may have life
Knowledge, wisdom, humanity
A city is built on wisdom
The Lord is my Light
Let us seek higher things
To discover the causes of things
The Heights Yield to Endeavour

Ever to be the best

Deeds Not Words
Knowledge enables cures
Mind over matter

On the threshold of wisdom

文体分析可以看出,英文的校训多是小词,即常用词,感觉清华和北大的校训翻译用词稍大。
1. Tsinghua University (founded as early as 1911): Self-discipline and Social Commitment 清华大学(始建于1911年):自强不息 厚德载物
2. Peking University (founded in 1898): Patriotism, Advancement, Democracy and Science 北京大学(创建于1898年):爱国 进步 民主 科学

通过上面这两所学校可以看出校训可以采用名词罗列的方式进行。英文中也有这种方式,但相对较小,英国大学的校训中只发现一例,如Knowledge, wisdom, humanity,而省略句较多。

通过对比分析,即可确定Translation Strategy.

此处对自已的翻译过程通过校训的方式反映出来,希望得到各位译友的指正。

[align=right]本贴已被 作者 于 2011年12月02日 00时29分59秒 编辑过[/align]

43 评论 - 留下评论
  • 用户 -

    版主大人,您好:

    首先感谢您提供的众多名校校训,我想,不单是我,凡是看到如此精妙的语言汇集都会兴奋且仔细研究一阵子的。

    对您提出的翻译过程,这一命题,我冒然参与如下(各位老师不要笑话):

    1、所谓翻译过程,有两种,一种是物理过程,即通过搜集整理资料,摘录,优选等。找到近似的答案,并采用。二种,是对现有资料进行思考,得出所谓属于自己的答案。

    2、对于Applied linguistics and language study:我翻译为应用语言学与言语学习。这都是笼统的说法,覆盖面太大,我的理解,您是想对自己学习语言的过程做出评价,这里的评价有别人的,也有自己的。对一个人来讲,学习就有两个过程,一个是自我学习,一个是别人灌输,我想,以前者最佳。不知您看懂我的意思了吗?

    3、个人理解,翻译的思考过程属于语言哲学范畴,不属于翻译理解范围内,若想把自己的翻译工作作出色,唯一的办法,就是勤奋苦练。

    4、上个月的竞赛题目已经暗示得很明确:所谓名家翻译需要翻译知识以外的能力锻炼才能触类旁通。

    5、国内的语言方式和国外的语言方式几乎完全不同,那校训举例:国内校用词大,说明范围广,国外校用词精,说明严谨与精确。不知您喜欢哪种呢?

    以上为大致回答,我家里没网,在网吧,时间快到了,写的粗糙对不住。

    以上言论纯属戏言,任何人不对此负责。仅供参考。
    小弟敬上

  • BradleyChen -

    版主[b](“大人”这个词太大,不敢当,只是为大家服务罢了。[/b]),您好:

    首先感谢您提供的众多名校校训,我想,不单是我,凡是看到如此精妙的语言汇集都会兴奋且仔细研究一阵子的。

    对您提出的翻译过程,这一命题,我冒然参与如下(各位老师不要笑话):

    1、所谓翻译过程,有两种,一种是物理过程,即通过搜集整理资料,摘录,优选等。找到近似的答案,并采用。二种,是对现有资料进行思考,得出所谓属于自己的答案。

    回复:也许每个人对同一事务的认识方法不一样,我个人的理解是,收集资料可以分为进行翻译项目之前的整理,我通常称之为专业知识的积累(professional knowledge accumulation)以及翻译项目过程中的搜索,通常所使用的工具为Google和Wiki。在资料搜索过程中需要不断的思考,选择可利用或参考的相关资料。有的时候一个词我可能用一个多小时进行搜索

    2、对于Applied linguistics and language study:我翻译为应用语言学与言语学习。这都是笼统的说法,覆盖面太大,我的理解,您是想对自己学习语言的过程做出评价,这里的评价有别人的,也有自己的。对一个人来讲,学习就有两个过程,一个是自我学习,一个是别人灌输,我想,以前者最佳。不知您看懂我的意思了吗?

    回得:这里的Applied linguistics and language study(应用语言学及语言研究)指的是对Roger Bell写的Translation and Translating:theory and practice 这本书的分类,即这本书属于理论研究类。而我的目的是想对翻译实践过程进行研究,应属应用研究类。主要是想通过对翻译(实践)过程的研究,从而帮助翻译学习者了解翻译的过程,同时提供一定的理论支撑。从我个人而言,翻译应该属实践技能,当然是练出来的,老师只是领入门的引导者。

    3、个人理解,翻译的思考过程属于语言哲学范畴,不属于翻译理解范围内,若想把自己的翻译工作作出色,唯一的办法,就是勤奋苦练。

    回复:语言哲学的范围太广了,并不是我所关注的内容,我所关心的思考过程是在翻译实践过程中遇到问题时,如何想办法提出解决方案,而不是一拍脑袋想出来的。即以后遇到同样的问题也可以适用。我所说的理解,是指人们通常将翻译过程分为两部分,即理解和表达,当然也有人在表达之后又加了一个审校。

    4、上个月的竞赛题目已经暗示得很明确:所谓名家翻译需要翻译知识以外的能力锻炼才能触类旁通。

    回复:都说做翻译的人应该是通才,夸张点说,应该是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但这样的人又有几个,像上期译文中所提到的那一类人怕是难得一见。个人认为,这部分也可以分为两部分,即前面所提到的Professional knowledge accumulation,以及接到翻译项目之后的“快速学习”quick learning,如前一阵帮别人翻译的一篇在国外发表的论文,是关于计算机方面的,主要内容是图像压缩方面的,说实话,一看就头大,但没办法,谁让是同事找我帮忙呢,所以不得不做一个Quick learner,现学现买,查找相关论文,计算机专业说法的表达方式,在阅读的过程中遇到问题,就直接问论文的作者,没想到我还在论文中挑出了几处错误,因为没有“理解”,就没办法“表达”。

    5、国内的语言方式和国外的语言方式几乎完全不同,那校训举例:国内校用词大,说明范围广,国外校用词精,说明严谨与精确。不知您喜欢哪种呢?

    回复:语言是思想(思维)的外在表达方式,存在不同是很正常的。即然我们翻译出来的译文是给外国人看的,就应该考虑译文读者的感受及理解程度。也就是说通过Stylistic analysis和Contrast analysis,最终确定Translation Strategy,就表达而言,应采用Target orientation。

    以上为大致回答,我家里没网,在网吧,时间快到了,写的粗糙对不住。

    Thank you for your comments, and it is impressive that you are so interested in translaiton.

    以上回复只是个人感受,希望得到各位译友的指正。
    注:为了区别于所引用部分,我的回复加了下划线。

    本贴已被 作者 于 2011年12月02日 23时16分02秒 编辑过
  • 用户 -

    刚才写了个小声明,现在看到了版主老师的回复,只想在这里啰唆一两句,然后潜水:

    明白了版主的用心是想在翻译过程中获得实际理论支持,而我的理解您的翻译过程,仅限于对现有知识的再加工利用。

    我所谓的翻译过程与您的大相径庭,可能是我好高骛远了。我的工作内容基于语言源,而不是翻译实践。所以,我整日在家看书以培养语感。而您在理论书与资料中间找突破。我想我们两个大不相同了哈。

    最后谈一句思考过程:
    您希望在翻译不下去时(找不到正确答案时)能有一个一揽子计划,以多快好省。
    个人觉得这样做是不对了,每个翻译都有所属专业,超出自己能力范围的知识,不可能得到圆满的解释答案的。但这时也不是无事可做,那就是,得到更高等级知识的援助了。而高等级的知识(即翻译名家们得道的法宝)唯有时间的磨砺不可。。。

    版主在我眼中:做事较认真、有原则、肯下功夫。所以坚持以恒定是您成功的保证了。

    回家睡觉去了

  • BradleyChen -

    >>>以下是引用 用户2011-12-2 23:23:27 的发言:
    刚才写了个小声明,现在看到了版主老师的回复,只想在这里啰唆一两句,然后潜水:

    明白了版主的用心是想在翻译过程中获得实际理论支持,而我的理解您的翻译过程,仅限于对现有知识的再加工利用。

    我所谓的翻译过程与您的大相径庭,可能是我好高骛远了。我的工作内容基于语言源,而不是翻译实践。所以,我整日在家看书以培养语感。而您在理论书与资料中间找突破。我想我们两个大不相同了哈。

    回复:也许我们的目的不同,我只是想系统的还原翻译过程,出发点是想对翻译实践提供一个理论框架,从而可以指导实践,而不必自已通过长期的实践去摸索规律。因为自己有切身的感受。正如你看书是为了培养语感,做翻译同样也需要语感。正如专业八级翻译的标准是“忠实”,“通顺”和“适切”,最后这个“适切”是这两年加上的,实际是对“通顺”的更高要求,即我所理解的“naturalness”,俗话说就是“地道”。这也是为什么在翻译之前需进行Stylistic Analysis,实际上就是为了使译文更加“自然”和“地道”,换句话说,就是在什么场合说什么话,对于不同的文章体裁(因为翻译的单位应该是篇章,有时也可以说成是Text analysis,)使用不同的语言风格。与看书培养语感的目的是相同的,只是通过理论可以使我们能够更快更好的掌握语言的使用。 毕竟关于语言的知识是相通的,希望能够分享你的经验。

    最后谈一句思考过程:
    您希望在翻译不下去时(找不到正确答案时)能有一个一揽子计划,以多快好省。
    个人觉得这样做是不对了,每个翻译都有所属专业,超出自己能力范围的知识,不可能得到圆满的解释答案的。但这时也不是无事可做,那就是,得到更高等级知识的援助了。而高等级的知识(即翻译名家们得道的法宝)唯有时间的磨砺不可。。。

    回复:我所希望的是在遇到翻译困难时,可以通过一个Solution,通过理论支持(不仅仅是技巧)来指导翻译实践。如前一阵看到的一句话,

    Miss Manners Wrings the bell.
    分析:这里将Manners(礼节、礼貌)比喻为人,Wring(cause pain or distress to.)
    使痛苦,使苦恼,Bell是指发明电话的“贝尔”。这句话中的Wrings应是指将打电话过程中出现的不礼貌的行为Remove。文章的内容是注意电话时应该注意的一些礼节。以及如何应对。暗喻加双关,我觉得不好译,这就是我所谓的翻译困难。

    根据“功能对等(functional equivalence)”理论,我试译如下:

    如何打电话/打电话的禁忌

    以上这个过程就是我想实现的“理论支持对翻译实践的指导”。

    版主在我眼中:做事较认真、有原则、肯下功夫。所以坚持以恒定是您成功的保证了。

    Thank you for saying so!

    回家睡觉去了
    < <<

    本贴已被 作者 于 2011年12月05日 16时15分07秒 编辑过

  • soft_angel -

    >>>The process of translation may start even earlier than the reading of the text, in the building of general knowledge, language skills and lateral thinking. <<< 除了lateral thinking應改為critical thinking之外(說明如後), 這句話深得我心. 決定一場戰爭的勝負並不是在開戰之後, 而是早在開戰前二十年. general knowledge, language skills, critical thinking, 尤以後者為難, 但卻是最基本. 而三者之間的關係是互相影響的, knowledge及thinking不好會影響lanuage skills(尤其comprehension); language skills不好也會影響knowledge的判斷及積累;有critical thinking習慣則有助於general knowledge及language skills的增進. lateral thinking多半用於創造性思考, 而翻譯需要用到critical thinking之處遠多於lateral thinking.

  • soft_angel -

    >>>Self-discipline and Social Commitment 清华大学(始建于1911年):自强不息 厚德载物
    <<< 這能叫翻譯嗎? 濃茶(原文)變清水(譯文)了, 原文背後的深厚文化思想在譯文完全看不到.

  • BradleyChen -

    >>>以下是引用 soft_angel2011-12-4 1:03:16 的发言:
    >>>The process of translation may start even earlier than the reading of the text, in the building of general knowledge, language skills and lateral thinking. <<< 除了lateral thinking應改為critical thinking之外(說明如後), 這句話深得我心. 決定一場戰爭的勝負並不是在開戰之後, 而是早在開戰前二十年. general knowledge, language skills, critical thinking, 尤以後者為難, 但卻是最基本. 而三者之間的關係是互相影響的, knowledge及thinking不好會影響lanuage skills(尤其comprehension); language skills不好也會影響knowledge的判斷及積累;有critical thinking習慣則有助於general knowledge及language skills的增進. lateral thinking多半用於創造性思考, 而翻譯需要用到critical thinking之處遠多於lateral thinking. <<< 同意,Lateral thinking多半用于创造性思考,或是多角度思考,正如前几日翻译的校训,校训主是以学校的角度出发的,当时我提出了两个译文,一个是从学校的角度,另一个是从学生的角度,另外通过对国外校训的Stylistic analysis,最终决定选用学生角度的译文。critical thinking也非常有用,特别是最后审校时更是如此,在之前的一期的比赛原文就是摘自Critical thinking的书中。

  • BradleyChen -

    >>>以下是引用 soft_angel2011-12-4 1:16:08 的发言:
    >>>Self-discipline and Social Commitment 清华大学(始建于1911年):自强不息 厚德载物
    <<< 這能叫翻譯嗎? 濃茶(原文)變清水(譯文)了, 原文背後的深厚文化思想在譯文完全看不到. <<< 此处先不提译文的好坏,还是想从文化内涵或文化背景说一下,因为我们国家是High-context culture 的语言,而英语则是Low-context culture的语言。因此在翻译时如何表现汉语的文化内涵也是翻译实践中的一个困境。 Mona baker曾用语料库的研究方法说明了译文存在的普遍特征(universal features)中的一种“明晰化或简化(Simplification)”的现像,我个人认为,其中一部分原因就是其文化内涵和底蕴很难翻译出来,就芟繁就简了。但作为文学翻译或典籍翻译而言,个人认为应极力避免。 附注: Context as a relativistic metric of culture A message is not identified as high or low in an absolute sense, but rather, each message can be presented on a continuum from high to low. Likewise, a culture (French Canadian) may be of a higher context than one (English Canadian) but lower context than another (Spanish or French). Likewise, a stereotypical individual from Texas (a higher context culture), may communicate more with a few words or use of a prolonged silence, than a stereotypical New Yorker who is being very explicit, despite both being part of a culture which is overall of lower-context.[citation needed] [edit] Classifications of cultures While the milieu of individuals in a culture can be diverse, and not all individuals can be described by strict stereotypes, understanding the broad tendencies of predominant cultures of this world can help us inform and educate ourselves on how to better facilitate communication between individuals of differing cultures. Higher Context Cultures: China, Arab countries, Italy, Greece, Japan, Spain, Korea, India, Brazil, Russia Lower Context Cultures: USA, Canada, Israel, German-speaking countries, Scandinavia,

  • soft_angel -

    >>>此处先不提译文的好坏,还是想从文化内涵或文化背景说一下,因为我们国家是High-context culture 的语言,而英语则是Low-context culture的语言。因此在翻译时如何表现汉语的文化内涵也是翻译实践中的一个困境。
    < << 姑且不論英語是否真的為"Low-context culture的语言"(有些新聞雜誌的作者, 當然是比較講究文字功夫的, 也在文章用語中夾雜典故, 只是一般人看不出來), 原文是中文, 而且明擺著有深厚文化內涵, 譯文就不能因陋就簡. 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 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清華校訓出自周易乾坤二卦>應該有一些西方漢學家翻譯過(中國名家也行), 為什麼不用?

    譯者是兩種語言/文化/民族之間的橋樑, 在不該遷就的地方去遷就英語的結果是失去了中國文化的本位立場.

    不知清華校訓是誰翻譯的?

  • BradleyChen -

    乾卦

    象曰: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

    Ch’ien The Creative, Heaven

    The Image

    The movement of heaven is full of power.
    Thus the superior man makes himself strong and untiring.

    坤卦

    象曰: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

    K’un The Receptive, Earth

    he Image

    The earth’s condition is receptive devotion.
    Thus the superior man who has breadth of character
    Carries the outer world.
    http://acc6.its.brooklyn.cuny.edu/~phalsall/texts/iching.txt

  • soft_angel -

    謝謝提供譯文, 可惜與我對於原文的認知有一段差距.

    周易的乾坤分別代表陽陰, 剛柔; 天健都是陽剛的一面, 地坤都是陰柔的一面;自強不息意謂效法天之運行永恆不斷努力求進步; 厚德載物意謂效法大地有容乃大以承載萬物之德.

    剛柔兼備乃清華培育人才的理想, 這是非常富有中華文化精隨的教育目標.

  • soft_angel -

    low/high context cultures

    Spectrum: Lower < German-Swiss < German < Scandinavian < American < English Canadian < French Canadian < French < Italian < Spanish < Mexican < Greek < Arab < Chinese < Japanese < Higher 但就語言來講, 恐怕很難釐清中間那些語言的low/high順序. 簡單的說, low-context culture的語言表達通常是clear, direct(如德語), high-context culture的語言表達通常是比較vague, indirect(如日語), 這點我同意. 但是討論所牽涉的'自強不息, 厚德載物'是否vague, 恐怕因人而異, 與low/high-context無關.

  • BradleyChen -

    其实low与High Culture只是一种相对概念,中国被称为四大文明古国之一,相对历史更悠久,文化积累也相对多一些,相对文化典故也多一些。英美国家的人说话时也经常喜欢引用名人说过的话,我曾看过一本引用语词典。

    谈到校训的翻译,的确是因人而异,再细点说就是每个人的Translation strategy可能并不相同。这也是我想讨论的目的,即是否可以通过对体裁的分析(Stylistic analysis)或是篇章分析(Textual analysis)总结出某一种文体或体裁最合适的Translation strategy。同时,我所建议的这种Translation strategy与前面的Lateral thinking并不矛盾,并不是想规定一句话必须如何翻译,只是想给出指引,避免出现不必要的错误。

    一位网友将Self-discipline and Social Commitment——给别人看,都说这个是“严于律己,服务社会”。

    也许这句译文按照当时的社会文化环境,只能这样翻译,个人理解,语境不仅包括上下文,还应考虑当时的社会环境,特别是在分析时。

    这里试举几例关于清华校训的翻译:
    摘自http://www.bilinguist.com/data/hanying/messages/36773.html

    as tolerant as the Earth, as energetic as the Heaven

    此翻译试图通过Earth与Heaven将乾与坤的意思表现出来,但这样的英文在英美人的眼里会产生怎样的理解呢,因为中西方的文化不同,对同一事物会有不同的理解,试举例”银河”,我们可能会想到“牛郎织女”,但在西方人眼中却是Milky way.

    Dynamic As Heaven, Inclusive As Earth!

    感觉这个比上一个好些,该译者也想尽量还原清华校训的深层文化,只是不知英美人的理解程度能不能上升到这个程度。

    再提供几例:
    Strive like majestic Heaven
    Embrace like generous Earth

    Attain self-perfection through perseverance / Embrace the world through cultivation.

    building up the critical mass to embrace all schools of learning

    该校训的出处: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1914年,梁启超在清华作题为“君子”的演讲,以《周易》中的这两句话勉励学生,此后“自强不息,厚德载物”成为清华的校训。

    90年来,清华师生始终以“自强不息,厚德载物”的老校训自励自勉,演绎出“行胜于言”的清华校风和“严谨、勤奋、求实、创新”的清华学风。

    本贴已被 作者 于 2011年12月05日 09时42分59秒 编辑过
  • soft_angel -

    你所舉的一些翻譯都不甚令人滿意. 清華作為中國頂尖大學, 校訓翻譯竟然沒有一個合適的版本, 甚遺憾.

    >>>也许这句译文按照当时的社会文化环境,只能这样翻译,个人理解,语境不仅包括上下文,还应考虑当时的社会环境,特别是在分析时。
    <<< 這話恐怕只能就文字本身而言, 譬如100年前翻譯的莎士比亞, 為了讓現代的讀者更容易閱讀, 可能現在必須重翻. 關於那個版本, 可能你忽略了'野草'在該網頁的說法. 這實在是一個很好的研究題材:"翻譯與時代氛圍", 這個說清楚之後, 許多陳舊不妥的譯文問題應該可以豁然開朗, 從而尋求最佳譯本. 非常感謝你提供相關訊息.

  • BradleyChen -

    <<< 這話恐怕只能就文字本身而言, 譬如100年前翻譯的莎士比亞, 為了讓現代的讀者更容易閱讀, 可能現在必須重翻. 關於那個版本, 可能你忽略了'野草'在該網頁的說法. 這實在是一個很好的研究題材:"翻譯與時代氛圍", 這個說清楚之後, 許多陳舊不妥的譯文問題應該可以豁然開朗, 從而尋求最佳譯本. <<< “野草”的说法我看了,所以我才会强调说“社会环境”也是语境的一部分。不同时代的人的想法不一致,才会有代沟,同意你所说的,关于应该寻求最佳译本的说法。只是希望不要像《红楼梦》越拍越烂才好。

  • soft_angel -

    野草的帖子你我兩人讀的反響不一樣:

    我不認可當時的翻譯態度(如野草所言那種態度)及譯文, 更不認同繼續保留那個譯文.

    而你似乎恰恰相反:
    你認為當時的翻譯態度是可以的, 也認為保留那個譯文無不可.

    是嗎?

    再者, 我不認為那種特殊, 扭曲的翻譯態度屬於一般所謂”社會環境”, 因為綜觀古今中外, 那可能是絕無僅有的態度–翻譯必須服從語言文字以外的權威或特殊需求.

    一切應回歸問題的本質:語言文字及翻譯.

  • BradleyChen -

    >>>以下是引用 soft_angel2011-12-5 14:00:34 的发言:
    野草的帖子你我兩人讀的反響不一樣:

    我不認可當時的翻譯態度(如野草所言那種態度)及譯文, 更不認同繼續保留那個譯文.

    而你似乎恰恰相反:
    你認為當時的翻譯態度是可以的, 也認為保留那個譯文無不可.

    是嗎?

    再者, 我不認為那種特殊, 扭曲的翻譯態度屬於一般所謂”社會環境”, 因為綜觀古今中外, 那可能是絕無僅有的態度–翻譯必須服從語言文字以外的權威或特殊需求.

    一切應回歸問題的本質:語言文字及翻譯.

    < << 不好意思,我还是想从翻译过程这个角度说起,作为译者(非以兴趣爱好为目的进行翻译的人),在接受翻译项目时,需要遵守客户(client或Sponsor)的要求(Requirements),如果客户出于某种考虑(如:政治原因),需要译者做出相应调整。不知作为译者的我们应该怎么做呢? 顺便说一下严复在翻译《天演论》时的做法。 严复译述《天演论》不是纯粹直译,而是有评论,有发挥。他将《天演论》导论分为18篇、正文分为17篇,分别冠以篇名,并对其中28篇加了按语。他在阐述进化论的同时,联系中国的实际,向人们提出不振作自强就会亡国灭种的警告。严复在按语中指出,植物、动物中都不乏生存竞争、适者生存、不适者淘汰的例子,人类亦然。人类竞争其胜负不在人数之多寡,而在其种其力之强弱。面对当时中国的民族危机,严复尖锐指出,中国再也不能不看实际地妄自尊大,一味大弹“夷夏轩轾”(轩轾xuan zhi本义:中国古代一种前顶较高而有帷幕的车子,供大夫以上乘坐)的老调,弄得不好,就会亡国灭种。《天演论》告诉人们亡国灭种的威胁,但又不是无所作为的悲观主义,它启示人们,中国目前虽弱,但仍有挽救的办法,这就是强力竞争,通过努力,改变目前弱者的地位,变为强者。 http://baike.baidu.com/view/52618.htm

    严复这样做是出于其本身的目的对原文进行翻译,似乎并不符合‘忠实’和‘通顺’

    1902年,也就是清政府宣布推行新政的第二年,严复翻译的亚当·斯密的《原富》正式出版。在书中,严复大谈经济自由,并明确反对政府干涉,这种主张与新政的部分经济自由政策颇为吻合。

    但是,在美国汉学家本杰明·史华兹看来,严复对于经济自由的提倡是无意识的,或者说是工具式的,他翻译《原富》的目的,更多是为了国家富强,经济自由只是手段而非终极目的。

    严复对于经济自由的实用主义态度体现在他大量删节自认为累赘的原著内容,并加上自己的“私货”(按语)上。有学者统计,《原富》正文中,夹有严复的289个按语,计6.6万多字,约占全书40多万字的15%。

    最典型的是斯密原文中著名的“一只看不见的手”消失了。在斯密看来,人是自私的,自私的经济个体受“一只看不见的手”(市场机制)的指引去追求他个人的利益,而个人利益的追求会推动整个社会财富的增加。

    由斯密的理论很容易得出,个人的富裕(民富)是国家富裕(国富)的前提和基础,政府应该致力于保护这种基于自私天性产生个人富裕,而绝非相反。从这个意义上说,严复以“国富”为目的向中国人介绍斯密的思想是完全错误的。
    http://money.163.com/special/focus388/

    我这里只是想说明社会环境对翻译的影响,历史上也不止一次出现过文字狱,对于翻译而言又留下多少选择。当然,我并不想把某些特殊情况扩大化,只是想说存在着某种事实。

    正如楼上所言,如果回归到语言文字与翻译,仅就学术而言,我们应该精益求精,毕竟译无止境。

  • BradleyChen -

    >>>以下是引用 soft_angel2011-12-5 14:03:58 的发言:
    不喜歡那個校訓可以更改,不管出自任何理由; 但不能在英文版去給它改頭換面.
    <<< 同意,只是不知清华为什么没有人去想这个问题,按理说清华人应该有突破精神才对,还是根本就没有人去想这个问题。就算是某位名家翻译的,清华也应该有人提出质疑才对。也许他们觉得这样就已经Ok了?也许吧。

  • soft_angel -

    你擅長實問虛答, 避重就輕.

    >>>不好意思,我还是想从翻译过程这个角度说起,作为译者(非以兴趣爱好为目的进行翻译的人),在接受翻译项目时,需要遵守客户(client或Sponsor)的要求(Requirements),如果客户出于某种考虑(如:政治原因),需要译者做出相应调整。不知作为译者的我们应该怎么做呢?
    <<< It depends on what your translation task is. 清華校訓不是一般商業文書/技術文稿, 譯者寧可不接也不可以違背忠實的翻譯原則. 2. 嚴復天演論譯本的出發點也是為了讓讀者理解原著的內容, 姑且不論那種作法今日恐行不通. 清華校訓英譯是為了讓洋人及中國人了解中文版的清華校訓嗎? 3. 嚴復翻譯the wealth of nation的動機為何跟譯本是否忠實不相干. (故意)漏譯的原因為何, 我很難猜測. 真的漏譯那隻看不見的手會影響讀者對原著的理解很大嗎? 恐怕這不是事實. 不管他的動機為何, 國富論還是希望讀者理解亞當斯密的思想吧? 清華校訓的譯者是希望讀者理解清華校訓嗎, 可能還是有的, but he did the translation at the expense of readers' understanding of the motto. 再退一步講, 嚴復之失在於粗略(而且嚴復明顯認為譯文通順與原著意義主幹才是他主要追求的, 而不是一句一字之計較), 清華校訓之失在於違背翻譯原則. 嚴復之翻譯比起同時代之翻譯如何? 清華校訓之翻譯比起同時代之翻譯又如何? 後者是不為也, 非不能也. 再怎麼看也不會認為忠實翻譯清華校訓會惹來文字獄或任何壓力, 倒是譯者迎合上意或許可為自己謀得一些好處.

  • soft_angel -

    >>>严复对于经济自由的实用主义态度体现在他大量删节自认为累赘的原著内容,并加上自己的“私货”(按语)上。有学者统计,《原富》正文中,夹有严复的289个按语,计6.6万多字,约占全书40多万字的15%。

    最典型的是斯密原文中著名的“一只看不见的手”消失了。在斯密看来,人是自私的,自私的经济个体受“一只看不见的手”(市场机制)的指引去追求他个人的利益,而个人利益的追求会推动整个社会财富的增加。

    由斯密的理论很容易得出,个人的富裕(民富)是国家富裕(国富)的前提和基础,政府应该致力于保护这种基于自私天性产生个人富裕,而绝非相反。从这个意义上说,严复以“国富”为目的向中国人介绍斯密的思想是完全错误的
    < << 1. 原文書也有很多刪節本例如A Study of History, 只要譯本在序言說出這是刪節本即可. 2. 只要嚴復沒有竄改書中自由/市場經濟的原則, 不曉得嚴復錯在哪裡? 自由經濟=>民富=>國富, 所以翻譯the wealth of nations有助於在中國提倡自由經濟, 促使人民富有, 國家富強, 非常好的做法.

  • soft_angel -

    >>>不知清华为什么没有人去想这个问题,按理说清华人应该有突破精神才对,还是根本就没有人去想这个问题。就算是某位名家翻译的,清华也应该有人提出质疑才对。也许他们觉得这样就已经Ok了?<<< 假使, 我說假使, 那是某位赫赫名家之作, 想必該名家必有不少徒子徒孫遍及海內外, 譯文翻案目前恐怕會引來他們以各種理由反對, 因為那會毀了他們恩師的崇高學術地位. 也許再過30-50年, 徒孫們都作古得差不多了, 改版會比較容易. 問題就在這裡--有些問題人們總是以對人不對事的態度來看待, 處理. 大家都知道"吾愛吾師,吾更愛真理", 可是實際奉行的是"知易行難", 問題擱著吧, 留給下一代去處理.

  • BradleyChen -

    >>>以下是引用 soft_angel2011-12-5 17:48:48 的发言:
    >>>严复对于经济自由的实用主义态度体现在他大量删节自认为累赘的原著内容,并加上自己的“私货”(按语)上。有学者统计,《原富》正文中,夹有严复的289个按语,计6.6万多字,约占全书40多万字的15%。

    最典型的是斯密原文中著名的“一只看不见的手”消失了。在斯密看来,人是自私的,自私的经济个体受“一只看不见的手”(市场机制)的指引去追求他个人的利益,而个人利益的追求会推动整个社会财富的增加。

    由斯密的理论很容易得出,个人的富裕(民富)是国家富裕(国富)的前提和基础,政府应该致力于保护这种基于自私天性产生个人富裕,而绝非相反。从这个意义上说,严复以“国富”为目的向中国人介绍斯密的思想是完全错误的
    < << 1. 原文書也有很多刪節本例如A Study of History, 只要譯本在序言說出這是刪節本即可. 2. 只要嚴復沒有竄改書中自由/市場經濟的原則, 不曉得嚴復錯在哪裡? 自由經濟=>民富=>國富, 所以翻譯the wealth of nations有助於在中國提倡自由經濟, 促使人民富有, 國家富強, 非常好的做法.

    < << 严复以“国富”为目的向中国人介绍斯密的思想是完全错误的
    首先说明一下,这句话是我引述网页中的话,并不表示我赞同其观点。见其下面的网页链接

    同时,我举这个例子是想说明严复进行删节是有目的的,他只想介绍他认为有用的内容。正如我们翻译一样,我们要表现客户的要求和目的。这就回归到我一直在讨论的话题,即“翻译过程”,翻译在接受客户的翻译任务(翻译公司称之为translation project),首先需听取客户的要求,从职业角度称之为Briefing。对我表述不清引起的误解表示歉意。

  • soft_angel -

    >>>同时,我举这个例子是想说明严复进行删节是有目的的,他只想介绍他认为有用的内容。<<< 是否如此有待查證, 為了簡化而刪節(不失原貌), 為了曲解而刪節(原貌扭曲), 因為不理解而刪節(原貌略有失真)三者完全不同. 第二種刪節還牽涉了人格問題.

  • BradleyChen -

    >>>以下是引用 soft_angel2011-12-5 19:06:36 的发言:
    “國富論”一名不知出自何人所譯.
    < << http://news.sina.com.cn/c/2003-10-14/1015915279s.shtml

      斯密该书,我国至今有三个译本:1902年严复译的《原富》;1931年郭大力、王亚南译的《国富论》;1965年郭王校订1972年出版的按原著全称译名的《国民财富的性质和原因的研究》。严复译的《原富》,我在厦门大学图书馆见过两个版本。一是1902年即光绪二十八年印刷的线装古本,二是民国以后刊行的铅印道林纸新本。1902年的古本共8册。全书用文言意译,虽工信、达、雅,但今人看起来仍有目难转睛之艰,且多删节。严复在译事例言中说,凡“文多繁赘,而无关宏旨”、“所言多当时琐节”的,都予以“删削”或“删置之”。不是删除,就是压缩,“概括要义译之”,这样自然减少许多篇幅,便于掌握其精义。但删减过分或压缩失当,就难免有失原貌,伤及精彩。最典型的是著名的“一只看不见的手”真的看不见了。《原富》正文中,夹有严复的289个案语,计6.6万多字,约占全书40多万字的15%。严复在译事例言中有个交待,每译到可联系中国实际或有感触之处时,就信手写下自己的思想悟言。把他的这些按语集中起来分析,就可见其经济思想之一斑。

      现在不少人习惯说严复翻译《国富论》,实是不确。该书为郭大力、王亚南合译。主要有三种版本:1931年上海神州国光社出版的《国富论》;1949年上海中华书局重版的《国富论》;1972年商务印书馆出版的改订译本《国民财富的性质和原因的研究》(下卷1974年出版)。有现成的严复译作《原富》摆在面前,郭、王为何还要重译呢?他们在1931年1月20日写的译序中说:“三十年前出版的严几道先生的改名为原富的那个译本……文字过于深奥,删节过于其分,已经不易从此窥知原著的真面目”。王亚南在1965年5月写的改订译本序言中再次谈到:“以《原富》为名的译本,在1902年出版以后却不曾引起任何值得重视的反响。这当然不仅是由于译文过于艰深典雅,又多所删节,主要是由于清末当时的现实社会经济文化等条件和它的要求相距太远。到1931年,我和郭大力同志,又把它重译成中文出版,改题为《国富论》。”由此可知:由于删节过多,使人难见斯密原著的整体全貌;由于用文言文意译,文字就显得过于艰深,不便阅读;由于不合翻译《资本论》的需要,内容、文体都需要更新。因此,重译是必要的。

      可见,《原富》和《国富论》是属不同译者的两部有重要差别的译本,虽然皆译自斯密的同一母本。

      严复译《原富》在后人看来虽有种种缺陷,但毕竟是我国历史上斯密大著的第一个译本。严复的思想言行多含矛盾,他主张尊孔读经、筹安保皇,却又参与维新变法,积极介绍欧洲文化,特别是1895年翻译赫胥黎的《天演论》影响极大。他翻译斯密的《原富》,称“斯密著作传世者仅十余种,原富最善”(斯密亚丹传),但又将其与《大学》、《管子》、《孟子》、《食货志》、《盐铁论》等相提并论,说我国也早已有“理财”学说。尽管如此,大家还是肯定他在传播介绍西洋文化方面的积极贡献,顺应维新变法之时潮。就译《原富》的意义,正如吴汝纶在序中所说:“今国家方修新政,而苦财赂衰耗。说者顾谓五洲万国,我为最富,是贫非吾患也。而严子之书适成于是时,此亚丹氏言利之书也。”“世之君子,倘有取于西国计学家之言乎,则亚丹氏之说具在。”郭大力、王亚南称《原富》译本“终不失为中国翻译界的一颗奇星”,并起过一定作用,“在科举快要废止的那几年,投考的秀才举人,只要从原富引用一句两句,就会得自命维新的主考人的青眼,而高高的挂名于金榜。”(《国富论》译序)王亚南认为,严复作为维新派人物,翻译此书的目的,是“以效法亚当·斯密把他的‘富其君又富其民’当作国策,献给英王的精神,来献策于光绪皇帝的,冀有助于清末的维新‘大业’”(1965年《改订译本序言》)。

    相信最后一句话能够说明其目的。

    本贴已被 作者 于 2011年12月05日 19时54分12秒 编辑过
  • soft_angel -

    >>>王亚南认为,严复作为维新派人物,翻译此书的目的,是“以效法亚当·斯密把他的‘富其君又富其民’当作国策,献给英王的精神,来献策于光绪皇帝的,冀有助于清末的维新‘大业’”<<<

  • soft_angel -

    BradleyChen:

    你很欠缺critical thingking, 上面引用網易那篇文章的第二段”中国久远的国富、民穷传统 “完全不提儒家孔孟”藏富於民”的思想, 而把法家的經濟思想視為中國歷史上的主流, 這種刻意扭曲歷史的作法為吾人所不齒.

    嚴復在原富例言是這麼說的:
    >>>“谓计学创于斯密,此阿好之言也。中国自三古以前,若《大学》,若《周官》,若《管子》、《孟子》,若《史记》之《平准书》、《货殖列传》,《汉书》之《食货志》,桓宽之《盐铁论》,降至唐之杜佑,宋之王安石,虽未立本干,循条发叶,不得谓之于理财之义无所发明。”
    < << 網易該文作者(從網頁上看不到名字)卻說: >>>严复本人更是一语道破天机,在他看来,中国早就有和《国富论》一样的“富国”学问,比如《管子》、《食货志》、《盐铁论》。可见,严复已经将《国富论》和中国古代的政府敛财术完全混为一谈了。
    < << 嚴復所舉的"大學", "孟子"跑哪裡去了? 這都什麼年代了, 還有人這樣寫文章, 悲哀!!! 該文關於嚴復之翻譯the Wealth of Nations的介紹, 恐怕類似情況也有, 請務必明察. 眾所周知, 嚴復高舉信雅達為翻譯準繩, 如果他翻譯<原富>時刻意刪除不合自己主張的段落, 那他豈不是人前君子, 人後小人, 說一套做又是另外一套? 另外, 個人認為不管誰再怎麼翻(除非惡意竄改原文,顛倒黑白), 也不可能把原著民富而後國富的基本思想倒過來. 嚴復有何能耐能顛倒Adam Smith的內容?

    另外一介紹< 原富>翻譯之網頁說:
    >>>严复在译事例言中说,凡“文多繁赘,而无关宏旨”、“所言多当时琐节”的,都予以“删削”或“删置之”。不是删除,就是压缩,“概括要义译之”,这样自然减少许多篇幅,便于掌握其精义。< << 也與事實有相當差距, 請查原富的<譯事例言>一文, 嚴復在該文詳細交代”刪節”情況, 除非他說謊, 否則不可能發生”刪除不合其主張”之段落的情形, 也就是說根據他的刪節標準, 所刪節的應當是無關宏旨部分.

    至於那隻看不見的手為何不見了, 還有待對照原文與譯文之後才得以明瞭.

    查明事實之前, 請勿再做二手傳播, 須知傳播者也有一部分社會責任.

  • soft_angel -

    Adam Smith國富論引言:

    >>>INTRODUCTION AND PLAN OF THE WORK

    THE ANNUAL LABOUR of every nation is the fund which
    originally supplies it with all the necessaries and
    conveniencies of life which it annually consumes, and
    which consist always either in the immediate produce of that labour,
    or in what is purchased with that produce from other nations.
    According, therefore, as this produce, or what is purchased with
    it, bears a greater or smaller proportion to the number of those who
    are to consume it, the nation will be better or worse supplied with
    all the necessaries and conveniencies for which it has occasion.
    But this proportion must in every nation be regulated by two
    different circumstances: first, by the skill, dexterity, and judgment
    with which its labour is generally applied; and, secondly, by the
    proportion between the number of those who are employed in
    useful labour, and that of those who are not so employed. Whatever
    be the soil, climate, or extent of territory of any particular
    nation
    , the abundance or scantiness of its annual supply must, in
    that particular situation, depend upon those two circumstances.
    The abundance or scantiness of this supply, too, seems to depend
    more upon the former of those two circumstances than upon
    the latter. Among the savage nations of hunters and fishers, every
    individual who is able to work is more or less employed in useful
    labour, and endeavours to provide, as well as he can, the necessaries
    and conveniencies of life, for himself, and such of his family
    or tribe as are either too old, or too young, or too infirm, to go ahunting
    and fishing. Such nations, however, are so miserably poor,
    that, from mere want, they are frequently reduced, or at least think
    themselves reduced, to the necessity sometimes of directly destroying,
    and sometimes of abandoning their infants, their old people,

    and those afflicted with lingering diseases, to perish with hunger,
    or to be devoured by wild beasts. Among civilized and thriving
    nations
    , on the contrary, though a great number of people do not
    labour at all, many of whom consume the produce of ten times,
    frequently of a hundred times, more labour than the greater part
    of those who work; yet the produce of the whole labour of the
    society is so great, that all are often abundantly supplied; and a
    workman, even of the lowest and poorest order, if he is frugal and
    industrious, may enjoy a greater share of the necessaries and
    conveniencies of life than it is possible for any savage to acquire.
    The causes of this improvement in the productive powers of
    labour, and the order according to which its produce is naturally
    distributed among the different ranks and conditions of men in
    the society, make the subject of the first book of this Inquiry.
    Whatever be the actual state of the skill, dexterity, and judgment,
    with which labour is applied in any nation, the abundance
    or scantiness of its annual supply must depend, during the continuance
    of that state, upon the proportion between the number
    of those who are annually employed in useful labour, and that of
    those who are not so employed. The number of useful and productive
    labourers, it will hereafter appear, is everywhere in proportion
    to the quantity of capital stock which is employed in setting
    them to work, and to the particular way in which it is so
    employed. The second book, therefore, treats of the nature of capital
    stock
    , of the manner in which it is gradually accumulated, and of
    the different quantities of labour which it puts into motion, according
    to the different ways in which it is employed.
    Nations tolerably well advanced as to skill, dexterity, and judgment,
    in the application of labour, have followed very different plans
    in the general conduct or direction of it; and those plans have not
    all been equally favourable to the greatness of its produce. The policy
    of some nations
    has given extraordinary encouragement to the industry
    of the country; that of others to the industry of towns. Scarce
    any nation has dealt equally and impartially with every sort of industry.
    Since the down-fall of the Roman empire, the policy of Europe
    has been more favourable to arts, manufactures, and commerce,
    the industry of towns, than to agriculture, the Industry of the country.
    The circumstances which seem to have introduced and established
    this policy are explained in the third book.

    Though those different plans were, perhaps, first introduced by
    the private interests and prejudices of particular orders of men, without
    any regard to, or foresight of, their consequences upon the general
    welfare of the society; yet they have given occasion to very different
    theories of political economy; of which some magnify the
    importance of that industry which is carried on in towns, others of
    that which is carried on in the country. Those theories have had a

    considerable influence, not only upon the opinions of men of learning,
    but upon the public conduct of princes and sovereign states. I
    have endeavoured, in the fourth book, to expl
    ain as fully and distinctly
    as I can those different theories, and the principal effects
    which they have produced in different ages and nations.
    To explain in what has consisted the revenue of the great body
    of the people, or what has been the nature of those funds, which,
    in different ages and nations, have supplied their annual consumption,
    is the object of these four first books. The fifth and last book
    treats of the revenue of the sovereign, or commonwealth.
    In this
    book I have endeavoured to shew, first, what are the necessary
    expenses of the sovereign, or commonwealth; which of those expenses
    ought to be defrayed by the general contribution of the
    whole society, and which of them, by that of some particular part
    only, or of some particular members of it: secondly, what are the
    different methods in which the whole society may be made to
    contribute towards defraying the expenses incumbent on the whole
    society, and what are the principal advantages and inconveniencies
    of each of those methods; and, thirdly and lastly, what are the
    reasons and causes which have induced almost all modern governments
    to mortgage some part of this revenue, or to contract debts;
    and what have been the effects of those debts upon the real wealth,
    the annual produce of the land and labour of the society.
    < << 從Introduction看來, 作者幾乎完全以國家宏觀角度來看待經濟問題, 只要是對國家經濟(間接也是對人民有)有益的都值得提倡, 只不過剛好他分析的結果是"自由競爭"的經濟體制, 因為最有效率, 最符合國家及人民利益. 假使他分析的結果是"管制"的經濟體制最有利, 他也會陳述出來. --- 關於看不見的手: >>>But the annual revenue of every society is always precisely equal
    to the exchangeable value of the whole annual produce of its industry,
    or rather is precisely the same thing with that exchangeable
    value. As every individual, therefore, endeavours as much as
    he can, both to employ his capital in the support of domestic
    industry, and so to direct that industry that its produce maybe of
    the greatest value; every individual necessarily labours to render
    the annual revenue of the society as great as he can. He generally,
    indeed, neither intends to promote the public interest, nor knows
    how much he is promoting it. By preferring the support of domestic
    to that of foreign industry, he intends only his own security; and by directing that industry in such a manner as its produce
    may be of the greatest value, he intends only his own gain;

    and he is in this, as in many other cases, led by
    an invisible hand
    to promote an end which was no part of his intention. Nor is it
    always the worse for the society that it was no part of it. By pursuing
    his own interest, he frequently promotes that of the society
    more effectually than when he really intends to promote it.
    I have
    never known much good done by those who affected to trade for
    the public good. It is an affectation, indeed, not very common
    among merchants, and very few words need be employed in dissuading
    them from it.< << --Chapter II, Book IV 嚴復的刪節版: >>>今夫一國歲殖之多寡,視其地利民功所歲登者易權之大小。今者,一國之商之役財也,既樂近業而憚遠圖,而工之贍功成物者,所增價又必求其最多。如是,則民之所為皆擴充一國歲殖之事矣,必謂彼以公利為期,知其有益國之效而后為知者,是又不然。彼之捨遠而事近者,求己財之勿失耳;彼之務厚而不為薄者,求所贏之日多耳。 彼之所各恤者皆己私,而國莫之為,遂享其大利。且國之利豈以彼之各恤其私而或損哉?惟恤其私而國以利,其利國乃愈實矣,賢于誦言利國者之所為。彼誦言利國者,吾見其人聞其語矣,于國固未嘗利,且以彼之不思而國以病者有之矣。<<< 嚴復譯文有背離Adam Smith的思想嗎? 沒有. 或許在嚴復眼中, invisible hand只是多餘的比喻, 該句譯或不譯無關宏旨.

  • soft_angel -

    郭大力,王亞南翻譯的版本, 書名為何叫”国民财富的性质和原因的研究”?

    從introduction看來, 書名….the Wealth of Nations的Nations 就是一般通稱的 “國家”.

  • BradleyChen -

    >>>以下是引用 soft_angel2011-12-6 0:50:58 的发言:
    BradleyChen:

    你很欠缺critical thingking, 上面引用網易那篇文章的第二段”中国久远的国富、民穷传统 “完全不提儒家孔孟”藏富於民”的思想, 而把法家的經濟思想視為中國歷史上的主流, 這種刻意扭曲歷史的作法為吾人所不齒.

    嚴復在原富例言是這麼說的:
    >>>“谓计学创于斯密,此阿好之言也。中国自三古以前,若《大学》,若《周官》,若《管子》、《孟子》,若《史记》之《平准书》、《货殖列传》,《汉书》之《食货志》,桓宽之《盐铁论》,降至唐之杜佑,宋之王安石,虽未立本干,循条发叶,不得谓之于理财之义无所发明。”
    < << 網易該文作者(從網頁上看不到名字)卻說: >>>严复本人更是一语道破天机,在他看来,中国早就有和《国富论》一样的“富国”学问,比如《管子》、《食货志》、《盐铁论》。可见,严复已经将《国富论》和中国古代的政府敛财术完全混为一谈了。
    < << 嚴復所舉的"大學", "孟子"跑哪裡去了? 這都什麼年代了, 還有人這樣寫文章, 悲哀!!! 該文關於嚴復之翻譯the Wealth of Nations的介紹, 恐怕類似情況也有, 請務必明察. 眾所周知, 嚴復高舉信雅達為翻譯準繩, 如果他翻譯<原富>時刻意刪除不合自己主張的段落, 那他豈不是人前君子, 人後小人, 說一套做又是另外一套? 另外, 個人認為不管誰再怎麼翻(除非惡意竄改原文,顛倒黑白), 也不可能把原著民富而後國富的基本思想倒過來. 嚴復有何能耐能顛倒Adam Smith的內容?

    另外一介紹< 原富>翻譯之網頁說:
    >>>严复在译事例言中说,凡“文多繁赘,而无关宏旨”、“所言多当时琐节”的,都予以“删削”或“删置之”。不是删除,就是压缩,“概括要义译之”,这样自然减少许多篇幅,便于掌握其精义。< << 也與事實有相當差距, 請查原富的<譯事例言>一文, 嚴復在該文詳細交代”刪節”情況, 除非他說謊, 否則不可能發生”刪除不合其主張”之段落的情形, 也就是說根據他的刪節標準, 所刪節的應當是無關宏旨部分.

    至於那隻看不見的手為何不見了, 還有待對照原文與譯文之後才得以明瞭.

    查明事實之前, 請勿再做二手傳播, 須知傳播者也有一部分社會責任.

    <<< 好久都上不来,还以为自己被封了呢,希望不会是自己所说的话让人看不习惯,被Harmonized了。总算是能上来了。 首先谢谢Soft_angle的指正,因为原文是发在光明日报上的,所以也未加深究,的确是我的错误,另外看到Soft_angle的举证,更是让我Admire from the bottom of my heart. 好在已经有人对此提出疑问,下面是所找到的一篇文章。希望可以让大家进一步了解严复。 关于严译《原富》一书的几个问题 ———与胡培兆同志商榷 奚兆永   内容提要 本文对胡培兆《当辨〈原富〉与〈国富论〉》一文的观点提出了商榷。根据原著书名,说“严复翻译《国富论》”并不错,《原富》就是“论富”或“论国民财富”,胡之“辨正”实不确《; 原富》翻译于1897 至1901 年,出版于1901 - 1902 年,胡之1902 年说亦不确《; 国富论》的三种译本应是严译本,郭、王译本和杨敬年译本,三译本各有所长,特别是严译本的首斧之功和巨大作用不能抹杀,胡文抑严扬郭、王而不知有杨译,是失之偏颇的。 关键词 《原富》 《国富论》 翻译 出版 译本比较作者奚兆永,南京大学商学院经济学教授。   严复是我国最早系统地译介西方学术思想的思想家和翻译家,其所译《原富》一书,是译为中文的第一部西方经济学名著。无论是严复其人,还是《原富》其书,都有很高的研究价值。近读胡培兆同志所撰《当辨〈原富〉与〈国富论〉》一文(《学术月刊》2002 年第9 期) ,对其所论有不同的想法,特为文展开讨论。 一、关于可否说“严复翻译《国富论》”和对《原富》书名的理解 胡文说“, 现在不少人习惯说严复翻译《国富论》,实是不确。该书其实为郭大力、王亚南合译。”我认为,胡文的这一“辨正”值得商榷。 我们不妨先假定胡文的这一说法是正确的。这样一来,胡文自己说“严复翻译《国民财富的性质和原因的研究》”就“不确”了;而郭、王两先生在《国富论》“译序”里说 他们“重译一遍”的是“曾经如此伟大的译者译过一次的《国富论》”①,也应在“不确”之列。然而实际上,无论是胡文的这个说法,还是郭、王在“译序”里的说法,都并没有什么“不确”,真正“不确”的,恰恰是胡文的“辨正”。道理很简单,因为当人们说“严复翻译《国富论》”或者说“严复翻译《国民财富的性质和原因的研究》”时,指的是严复翻译亚当•斯密的著作《国富论》或《国民财富的性质和原因的研究》一书,而不会像胡文所认为的那样,即说郭、王合译的《国富论》或《国民财富的性质和原因的研究》中译本是严复翻译的。在这里《, 国富论》也和《国民财富的性质和原因的研究》一样,只是指亚当•斯密的一部著作,只是指严复所翻译的对象,而绝不是指郭、王翻译的中译本。 这里的一个关键问题,是要弄清楚亚当•斯密原著即英文版的书名。我们知道,亚当•斯密原著的全称是An Inquiry into the Nature and Causes of the Wealth of Nations ,译成中文就是《国民财富的性质和原因的研究》。由于这个书名太长,称说很不方便,因此人们就给了它一个 简称:the Wealth of Nations ,即《国民财富论》或《国富论》。这一简称始于何时虽然很难断定, 但可以肯定的是,在19 世纪初,似乎还没有人用,至少我们在李嘉图、萨伊的著作里还未见使 用,而到19 世纪中叶以后就有人使用了,这在马克思的著作里可以看得很清楚。我们在《资 本论》(德文版) 里看到,马克思在引用亚当•斯密这一著作时,差不多用的都是这一简称,几乎 从不用那个冗长的全称。后来国外一些出版社出版亚当•斯密这一著作,有用全称的,也有用 简称的。我就曾见到过一本作为“人人丛书”( Everyman ’s Libery ) “科学第413 号” (Seince413) 出版的该书, 正式书名用的就是the Wealth of Nations。因此,无论是严复将书 名译为《原富》,还是郭、王将书名译为《国富论》,其实都是因为他们知道英文有一个简称 the Wealth of Nations ,只不过严复的译法稍显古奥,而郭、王的译法较为通俗罢了。 对于严复用《原富》这个书名,胡文解释说,“严复将斯密大著之书名意译为《原富》,也是很切义、充满睿智的。‘原’是多义字,其中含有源头、根本之意。《原富》者,探究富国之本源也”。在我看来,胡文的这些解释并不正确。实际上,这里的“原”字应作“推究”、“考查”解,也就是作“论”字解。在我国古籍里,用“原”字开头作篇名的很多,如《淮南子》的首篇为《原道》,韩愈的论说文里有《原道》、《原性》、《原毁》、《原人》、《原鬼》诸篇。就以严复本人来说,也写过《原强》、《原贫》等篇章。在所有这些场合,“原”字都可作“论”字讲。至于“富”字,按照原文the Wealth of Nations , 意思是“财富”或“国民财富”,将其解释为“富国”是不切原意的。因此,严复用《原富》作书名,其实就是“论富”、“论财富”或“论国民财富”的意思。这是对原著简称的一种很平实的译法,胡文所说实是一种误解,不可取也。 二、关于严译《原富》一书的翻译出版时间和《原富》初版的印刷问题   胡文说“, 今年是严复翻译亚当•斯密的大著《国民财富的性质和原因的研究》100 周年”。按此一说,严复的《原富》一书是1902 年翻译的。此说显然也是不确的。 在我国学术界,关于严复翻译《国富论》的时间,一般都认为是从1897 年到1900 年,像王的《严复传》②、胡寄窗的《中国近代思想史大纲》③ 都取此说。应该说,此说也是有其根据的,因为严复长子严 所作的《侯官严先生年谱》④ 也是这么说的。显然,1897 —1900 年说较之1902 年说要有根据和权威,但这一说法也还不能成为真正权威的定论。因为: (1) 严复之子毕竟不是严复本人《, 年谱》也不是第一手材料; (2)《年谱》在“庚子(1900) ”项下虽有“《原富》脱稿”之说,但却没有提供任何证据。在这方面《, 严复传》一书的编者加了一个注,说“《原富》各册脱稿情况,详见本书中所录《与张元济书》”。但是,遍查《与张元济书》,并不能证明《原富》脱稿于1900 年, 相反, 证明不是在1900 年, 而是在1901 年。严复在1901 年9 月18 日(光绪27年8 月6 日) 给张元济的信里写道:“此书全稿数十万言,经五年之久告成”①。需要指出的是,此处所说的“告成”只是指“全稿数十万言”翻译的“告成”,而不是全部译事的完成。早在1899 年11 月30 日(旧历十月二十八日) 的《与张元济书》里,严复就说过:“此书开卷当有序述、缘起、部篇、目录、凡例、本传诸作,复意俟成书时终为之。”②在1900 年3 月2 日(旧历二月初二) 的信中还谈到:“又因文字芜秽,每初稿时,常寄保阳,乞吴先生挚甫一为扬榷,往往往返需时。如此则译业虽毕,亦须两月许方能斟酌尽善。”③这样一来,译事全部结束的时间当然还要晚于翻译“全书数十万言”“告成”的时间。在这方面,我们看到《, 原富》“译事例言”末尾所署的时间为“辛丑八月既望”④,即1901 年9 月27 日。这也还不是“例言及作者本传”定稿的时间。据1901 年10 月13 日(辛丑九月初二) 的《与张元济书》,此两稿曾寄给吴汝纶斟酌,并请吴为之撰写序言,但寄后多日却“未得回音”。⑤从吴汝纶所作序言末尾署的时间“光绪辛丑十一月”⑥看,全部译事完成的时间当在1901 年12 月11 日到1912 年1 月9 日之间。至于具体是哪一天,就难以断定了。 当然,在严复写给师友的信件里,曾不止一次地提到要在1899 或1900 年“完工”、“蒇事”之类的话, 但这些都只是他的打算。如他在1899 年4 月5 日(旧历二月二十五) 寄给张元济的信中说:“近立限年内必要完工,不知能天从人愿否?”⑦1900 年1 月29 日(己亥年十二月二十九) 给吴汝纶的信中说:“《原富》未译者尚余五分之一,不以作辍间之,夏间当可蒇事。”⑧1900 年3 月2 日(旧历二月初二) 在给张元济的信中说得更为具体:“刻已译者以尽甲乙丙丁四部,其从事者乃在国用赋税一书之约;若不以俗冗间之,则四月间当可卒业。”⑨但是,“俗冗”之事总是难以避免,而影响译事最大者莫过于1900 年春夏之交的义和团运动和八国联军攻陷大沽。据《侯官严先生年谱》记载,1900 年6月(旧历五月) ,严复“仓皇由津避地赴沪,所有书籍,俱未携带”⑩。这对严复的翻译工作的推迟无疑是产生了极大影响的。 关于翻译的时间,还有一个说法,是朱绍文先生的说法。他认为“, 严复译《原富》花了六年之久” 。不过,他没有提供具体的起迄时间,也没有提供任何证据。从我们以上所作的论证看,此说也是不能成立的。 至于《原富》的出版时间,学术界也有不同的说法。一般的说法是1902 年,胡文亦取此说;也有人说是1901 年到1902 年。我认为后一说法较为正确。我查了南大图书馆和南京图书馆古籍部有关《原富》一书的馆藏,发现南洋公学译书院出版的第一版有两种印本:一种是开印较早的本子,在第一册扉页背面印有“光绪二十七年南洋公学译书院第一次印行”十八个大字,但正文前只有严复写的“发凡”和目录,而没有吴汝纶写的“序”、严复自己写的“译事例言”以及张元济等编写的“中西年表”等;另一种是开印较晚的本子,扉页上没有上述“光绪二十七年⋯⋯第一次印行”字样,却在正文前印有“序”、“斯密亚丹传”、“译事例言”、“中西年表”等。两种本子的最后一册末页都印有“光绪二十八年十月南洋公学译书院第一次全书出版”及“书经存案翻刻必究”字样。第一种印本的存在,说明初版的出版时间早在1901 年即已开始,而完成的时间是1902 年。这一点还可从梁启超在《新民丛报》创刊号发表的推介文字得到佐证。 我们知道,当时梁启超正流亡日本横滨,如果在1901 年年底之前《原富》还没有出版一部分,他是不可能写出推介文字并将其在1902 年2 月8日出版的《新民丛报》创刊号上发表的。 还要指出,实际完成出版的时间和《原富》书上刊印的出版时间是不一致的。夏曾佑于1903 年1 月7 日写给严复的信中说:“《原富》前日全书出版”①。这表明《, 原富》实际完成出版的时间应是1903 年的1 月5 日。与出版有关的,还有一个印刷的方式问题。胡文认为该书是“木刻印刷的”,南大和南京图书馆的目录卡片认其为“铅印”,而朱绍文先生则认为是石印的②。根据对该书的实际考察,我认为朱先生的说法比较符合事实。首先,从线条的拼接和字体形状来说,可以肯定是活字拼版而非木板刻字,因此“, 木刻印刷”说可以排除;其次,从书籍所用纸张很薄但却没有留下压痕来看,可以肯定是平版印刷而非凸版印刷,因此“, 木板刻印”说和“铅印”说都可以排除;最后,从书籍印字周围留有许多油迹看,可以认定其为石印。综合起来考虑,很可能是先用铅字排版,然后“转写”到石板上,最后再刷油印制的。这一点我们还可以从严复于光绪二十五年十月二十八日(1899 年11 月30 日) 给张元济的信里得到有力的佐证。该信说:“至于陆续上右(此‘右’字当是‘石’字之误———引者注) 刷 印,抑俟书成之日全部影点,听凭尊裁。敝处写手李生和度嘉璧受书法于武昌张廉卿,号一时名手。今观所钞,固亦简精朴穆,异于世俗,书折卷者,即此上石,固甚不恶。鄙意上石时可将字格缩小,约得三分之二,而书之额脚,均使绰有余地,则尤合格好看也”③。这里,严三次提到“上石刷印”或“上石”之事,应是“石印”说的有力证明。 三、关于严译《原富》一书与后来几个《国富论》译本的比较 胡文说“, 斯密该书,我国有三个译本:1902年严复译的《原富》,1931 年郭大力、王亚南译的《国富论》,1965 年郭、王校订,1972 年出版的《国民财富的性质和原因的研究》。”胡文此说显然不确。第一,郭、王在1931 年出版的《国富论》和1965 年校订、1972 年改名出版的《国民财富的性质和原因的研究》只是同一译本的两个不同版本,不能说是两个译本。第二,我国(大陆) 真正第三个译本应是杨敬年先生翻译2001 年出版的名为《国民财富的原因和性质的研究》的译本。第三,除上述译本外,事实上还存在其他译本,如台湾地区的两种译本及中南工业大学拟出的谢祖钧的译本。此外还有一些节译本。不过就全国影响较大的译本来说,也就是上面提到的三个译本,即严译本,郭、王译本和杨译本。 三个译本中,胡文抑严译,扬郭、王译而不知有杨译,认为自有郭、王译本后严译本就“被盖没了”。胡文的此一观点显然也是不确的。下面,我们就对三个译本作一番比较。先说严译本《原富》。严译本问世最早,距今已一百年,它在历史上所起的作用很大。伟大革命家孙中山和毛泽东都读过严译本。孙中山还对严在书中反对将Economy 译为“经济学”提出过不同的意见④,毛泽东更给予严氏诸译作以很高的评价。⑤ 实际上,严译本曾是五四运动和中国共产党成立以前资产阶级民主革命的一个重要的思想武器。它的这一作用是任何其他译本都不可能有的。严译本的一个重要特色是加了许多按语。关于按语,严复说,“不佞每临斯密之言于时事关合者,或与己意枨触,辙为案论。”① 这里说的“时事”,是指当时国家生死存亡的大事。严复不是一般的书生,他不仅学贯东西、博通今古,而且对国家的前途命运有着深入的思考,通过他的按语,就把外国和中国、历史和现实、理论和实践联系到了一起。这是严译本的一大贡献,也是它给后人留下的一个宝贵的精神遗产。严译本的另一个贡献,是在翻译理论和实践方面。严氏倡翻译“信、达、雅”三原则,而且身体力行,所谓“一名之立,旬月踌躇”,绝非虚言。严之译文单从文学上看,也达到了很高的境界。黄遵宪说《, 原富》文字“隽永渊雅,疑出北魏人手。于古人书求其可以比拟者,略如王仲任之《论衡》,而精深博则远胜之。”② 当然,对严的译文也有不少批评,说其古奥难懂。对此,鲁迅曾有很客观的分析。③实际上《, 原富》的读者是当时的读书人而非学童,文言并不是障碍;障碍在于,他们缺乏经济学的基础。有人说“, 深入浅出是写作的最高境界”,其实,书有不同类型,读者也有不同层次,通俗读物固然需要深入浅出,而专门著作则难免深入深出。马克思说“, 使一门科学革命化的科学尝试,从来就不能真正通俗易懂。”④ 过去曾有人批评郭、王译的《资本论》如同天书,也是不明此理所致。当然严译也有不足。郭、王批评它“删节过于其分,已经不易从此窥知原著的真面目”,我认为是中肯的。虽然较之于《天演论》的一味求“达”《, 原富》在“信”方面已经下了很大功夫,但是其对原著加以删节毕竟是不足为训的。还需要指出的是,严译本的巨大影响即使在郭、王译本出现后也并没有消失,商务印书馆先后在1931 年和1981 年两次再版即是证明。胡文说被郭、王译本“盖没了”,是不符事实的。再说郭、王译本《国富论》及其改订本《国民财富的性质和原因的研究》。郭、王译本问世于1931 年,正当五四运动和中国共产党成立以后的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由于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传播和无产阶级登上历史的舞台,中国革命的面貌为之一新。在这种形势下,郭大力和王亚南为了给翻译《资本论》作准备,决定翻译包括《国富论》在内的英国古典政治经济学的著作。他们这样做,也确实给他们后来翻译《资本论》带来了极大的好处。因为英国古典政治经济学是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来源,不懂得前者也不可能真正懂得后者。郭、王译本尊重原著,没有进行删节,并且是用白话翻译的。这使该译本在一段时期以来成为我国读者阅读斯密这一著作的主要译本。1965 年改订而于1972 年改名《国民财富的性质和原因的研究》出版的新版,经过斟酌完善,译文又有所改进。郭、王本新版出版后不久,就遇上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的“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新时期,学习《资本论》、学习经济学和经济学史,一时形成热潮,其出版为读者学习、研究《资本论》和经济学说史提供了很好的学习材料,发挥了很大的作用。当然,该译本也有不足,如《改订译本序言》说严译《原富》是“献策于光绪皇帝的”,“在1902 年出版以后不曾引起任何值得重视的反响”, ⑤ 还说“斯密的这部著作,早已没有现实的意义,而只有政治经济学史上的意义”, ⑥都是经不起检验的。 再说杨译本《国民财富的原因和性质的研究》。杨译本是本世纪初(2001 年) 出版的一个译本,它的问世反映了改革开放的新形势对于斯密著作的新的需求,说明了斯密的《国富论》 在今天所具有的现实意义。杨译本所根据的是埃德文•坎南1904 年编的本子,除亚当•斯密原著外附有导言、页边提要、注释和一个扩大的索引。杨译本则除正文外,译出了全部页边提要、大部分注释,另外还附有各编及一、二编各章的导读。这些,对于读者的阅读肯定是会有帮助的。遗憾的是,原版本的“扩大的索引”不知是出于什么考虑没有翻译出来。对于像《国富论》这样的著作来说,这样一个索引是非常重要的。美国著名经济学家G•J •斯蒂格勒说,“如果反复阅读像斯密的《国富论》这样的伟大著作,甚至读它个五遍十遍也会有新的收获。我怀疑人们是否充分理解了斯密所要表达的全部思想。从一种饶有趣味的思想那里学到的东西甚至会比思想者想要传授给我们的东西更多。”①在这方面,索引无疑会给人们的阅读带来极大的便利,希望杨先生在此书再版时能将这个索引补上去。另外,杨译本的书名叫《国民财富的原因和性质的研究》(An Inquiry into the Causes and Nature of the Wealth of Nations) ,而不是通常所说的《国民财富的性质和原因的研究》(An Inquiry into the Nature and Causes of the Wealth of Nations) 。就是说, 把“性质”(Nature) 和“原因”(Causes) 搬了一个家。我查了几本英文版, 都没有像杨先生那样将“原因”(Causes) 放在“性质”(Nature) 前面的。值得注意的是,杨先生在提到郭、王译本的书名时也是说《国民财富的原因和性质的研究》,由此可以推测,可能是杨先生记错了。杨先生已九十多岁,至今仍笔耕不辍,很值得我们学习。对他的这个小小的差错自不应提出苛求。不过,作为出版者的陕西人民出版社,竟然没有及时发现和改正这个差错,是不应该的。另外,该书的版权页上没有标出原著的作者、书名、编者、出版社和出版时间等项,也是不规范的。 应该说,三个译本产生于三个不同的历史时期,各自起着不同的历史作用,我们不应肯定一个译本而否定另一个译本。特别是严译本,其首斧之功和巨大的历史价值是不能抹杀的。同一著作而有不同译本,这对读者学习原著是大有好处的,同时也是学术繁荣进步的一种表现。

  • soft_angel -

    感謝回復及提供其他相關材料.

    此次網站停機之久異於往日, 而且就剛好發生在我們討論的隔天開始停機, 是否與討論內容相關不得而知.

    胡文片面且偏頗.

    郭版書名我認為不對, 不應該是”國民”, 應該是”國家”, 不知為什麼要那麼譯, 是譯者的疏忽, 還是其他因素, 有待查明. (是否有可能書名是別人給改的?)

    網易為了符合該文主旨而對材料做了不當取捨.

    甚怪, 為何嚴復最近這麼走霉運?

    1968年台灣銀行經濟研究室也出版了”國富論”, 張漢裕譯.

    另外有一個材料:
    亞當史密斯所著的《國家財富的性質和原因之研究》即國人所熟知的《國

    富論》,對於經濟現象的討論包羅萬象,幾乎無所不包,可稱的上是第一本經

    濟學的百科全書。

    —–

    我想這個問題大概有了一個大致的結論了.

  • BradleyChen -

    是隔天才停机吗?我记得当时我正在发贴,等发表时,就不能发了,现上咱们网站,就怎么也上不来了。当时就在想,咱们网站的影响力也太大了,咱们也没说太过份的话呀,怎么就被封了呢。

    另外,我把Adam Smith的原著及相关论文已经发送至你的邮箱,以供参考。

  • soft_angel -

    我一直寫到12/6清晨5點才去睡覺, 隔天就發現網站停機了. 如果在5點之前你已經不能上來, 就表示你提早被封了, 呵呵. 隔幾天我曾問其中一個管理員停機事情, 他說可能代管伺服器的廠商那邊有問題, 他隔天會撥電話去問, 可還是隔了好幾天這個網站才活過來.

    謝謝提供資料, 我已有Adam Smith的PDF, 只是嚴復的< 原富>下載之後發現剛好缺了invisible hand那10-20頁. 其他譯本我沒去找.

    有時間及興趣的話可比對郭王譯本與原文, 說不定會有一些有意思的發現. 因為”國民”實在用得太奇怪了.

    我會去打開信箱看看.

  • pandatranslation -

    不要动辄就搞人身攻击,回去弄懂了概念您再发表意见。
    之所以不解释是因为知道您是个不认错的人,解释了也没用,徒增口舌之争。
    之所以跟这个帖子,是因为提醒大家不要被您的错误迷惑了。

  • soft_angel -

    >>>以下是引用 pandatranslation2011-12-17 5:05:44 的发言:
    不要动辄就搞人身攻击,回去弄懂了概念您再发表意见。
    之所以不解释是因为知道您是个不认错的人,解释了也没用,徒增口舌之争。
    之所以跟这个帖子,是因为提醒大家不要被您的错误迷惑了。
    <<< 說你 critical thinking用得少就是"人身攻擊"? 而且是你自己承認的. 你最常用的一招: 三十六計最後一計--走為上策. 你已經三番五次用這招了.

  • 留下评论